纾困资金 怎么就进了楼市?-中国第一鬼村封门村

纾困资金 怎么就进了楼市? 时间:2020年04月08日 10:21:50

纾困资金 怎么就进了楼市?

地产稳住了,中小微也纾困了,可谓一举两得。但这给市场一个信号:至少,银行认为房价还会涨,不然怎么会给你贷款呢?地产还是贷款的发动机,或叫金融加速器。对于先知先觉者,机会来了。零门槛注册企业、中介帮你搞流水,低成本贷款轻而易举就来了。深圳这样的城市,地产是资产里最硬的核,不投地产投哪?有了抵押物,银行还会管钱投到哪里?

3月份,贝壳统计的25个热点城市,二手房挂牌价下跌的只有5个,16个城市的挂牌价在上涨。别以为,富人买豪宅避险,把房价拉高了。现实情况是,无论豪宅,还是老破小,或学位房,都在涨价。笔者纳闷,疫情冲击到就业和收入,为何房价还上涨呢?在一位民企小老板那里,我摸索到了答案。本来,他是要卖房的,因为既要还债,又要发工资,不得不卖。但现在,不用卖房了。因为,银行钱很多,争先恐后发放“经营贷”,年化利率和房贷利率(4.75%)差不多。算上财政贴息,优质客户的实际利率更低。但想要贷款,拿抵押物来,没有抵押物的贷款,中国的银行基本不会做。好在,中小微小老板们手上都有房子。近十几年来,大家都知道,民企艰难,开始收缩和防御,一部分资金回归房子,剩下的继续苦营实业。

近期,大家谈论疫情的基调改变了。2月份,大家都拿2003年的非典对比当下的疫情,认为黑天鹅很快就会飞走了,3月份打扫战场,二季度抢回失地。现在,大家谈论疫情,都拿2008年金融危机来比。另一只黑天鹅来了,什么时候飞走,还不能太乐观。看来,口罩一时半会儿难以摘下来;停摆的产业链、人流和物流循环链,需要时间修复,复工复产尾部拉长。

在深圳,根据贝壳研究院的数据,二手住房的挂牌价,从1月份的6.9万,涨到2月份的7.0万、3月份的7.2万;二手房成交价,稳稳地站上了7万元。不只是深圳,近期京沪等热点城市,相比2月份,房价都上涨了。

上海的朋友说,有的银行推销信用贷,额度30-50万,利率和房贷利率差不多;经营贷20年等额本息,利率低至4.35%,比房贷利率还低,有人买房的首付或全款,走这个渠道;上海还有税费贷,利率更低至3.5%,和公积金利率差不多,期限5-10年,最高额度50万,个税、增值税、契税都可贷款。此外,二手房中介费,过去不让刷信用卡,现在也放开了。

有朋友咨询我,国家鼓励汽车消费的政策,与2009年如出一辙,楼市刺激政策,啥时候来?我反问,难道地产政策还不够宽松吗?你不觉得楼市现在很火爆吗?当下,除了一线城市和海南的楼市,人才政策加持下,限购基本退出了,即便广州的限购,也只剩下中心几个区了。过去根本不具备发债条件的开发商,现在趁着行业纾困的机会,也获得了救助。

预售门槛不能再降了,再降的话,就是变相鼓励“图纸卖房”、纵容烂尾楼了,后患无穷。疫情期间,各行业都比较惨,但今年1-2月份,地产开发投资占固投的比重,居然从去年底的23.97%,逆势拔高到30.35%。也就是说,即便疫情期间各行业都停摆了,但开发商并不是“很受伤”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现在热点城市的房价,都开始很明显地往上窜啦。

纾困资金 怎么就进了楼市?

个人专栏

合作专栏

评测

  • 武汉今天零时解封 滞留人员迫不及待踏上回家路

    湖北省武汉市在封城76天后,纾困资金 怎么就进了楼市?今天零时重新打开城门,开启出入武汉的通道。 零时钟声敲响后,武汉市75个离汉通道管控卡点正式打通。在素有武汉“西大门”之称的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收费站,以及武汉“东大门”武鄂高速龚家岭收费站等出口,大量车辆有序开离。 这些车主和乘客绝大多数都是因武汉封城而滞留当地,迫不及想要踏上回家之路的外地人。 据央视新闻和澎湃新闻现场直播,昨晚10左右,已有很多归心似箭的人开车到高速公路收费站等候出城。武汉西收费站和龚家岭收费站在离汉通道开启前的半小时,已有数百辆车排队,车龙延绵几公里。 武汉官方在正式开启通道前,在一些收费站举行简短的仪式,随后才由交警撤除最后的路障。 从现场画面看,第一时间离开武汉的车辆,无需停下接受检查,乘客不用出示健康码、核酸检测证明,也不用测体温。有司机在开离收费站时高喊“武汉加油”,难掩兴奋,也不忘为这座城市打气。 武汉解封意味着中国疫情最重的城市已经挺过最艰难的时期,并且按下了重启键。 为纪念这历史性的一刻, 零点的江汉关钟声后,一场以“英雄的城市·英雄的人民”为主题的长江灯光秀在武汉上演,点亮这座沉寂两个多月的城市。 黄鹤楼、东湖、光谷星河星球、汉秀剧场、琴台大剧院和音乐厅等武汉的标志性建筑纷纷亮灯,知音号游轮在长江上鸣笛,见证武汉重启。 从今天开始,离汉人员也可凭湖北健康码“绿码”坐火车离开武汉。今早6时25分,汉口站发出首辆省内的离汉列车前往荆州;武汉站则在早上7时06分,发出开往南宁东的高铁,是首班开往湖北省外的列车。 据估计,武汉解封首日,预计有5万5000名旅客坐火车离汉,其中去往珠江三角洲的旅客最多,占所有离汉旅客的四成左右。 不过,离汉的火车仍有一定限制,例如民众不能通过公开平台自由购买从武汉到北京的火车票,进京旅客仍需要向当局做出申报,申请乘坐专列返回北京。 航空运输方面,东方航空公司一趟武汉至三亚的航班,作为今天的首发航班,从武汉天河机场起飞。民航湖北监管局副局长姜昨天透露,今天武汉大概有200多个航班运行,客流量在1万人左右。 (记者是《联合早报》北京特派员)



回到顶部
雍正皇帝怎么死的|世界上最大的吊车|北京375公交车灵异事件|恐龙灭绝之谜|女尸照片|三星堆遗址|水鬼真实图片|面积最大的湖泊|十大元帅之死